搜索
博罗网 博罗论坛 大杂烩 欧游日记之6_日记
查看: 128|回复: 1
go

欧游日记之6_日记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3-1 17:30 |显示全部帖子
欧游日记之6
  2014年7月8日
  依云水与西庸古堡
  天公不作美,夜里就开始下雨,到六点钟我们起身,还在下着。我打着雨伞,走出旅馆,只几十米,就在草坪的高大石块上看到“五环”的标志,我知道世界奥委会总部就在附近。向前看,果然发现一座建筑,悬挂着奥委会的旗帜。走近一看,那是一座“玻璃屋”,正面皆为玻璃墙面,屋面也是玻璃。大门右侧有棵大树,树下是草坪。时间还早,大门关闭,无声无息。这时,开来一部车,下来一位五十来岁、挎着包的男子。他走近大门,向里张望,试着推推门,见没动静,转向旁边的建筑,那是一座带会议室的、比玻璃屋稍低的屋子。见我望着他,微笑着向我示意。只几秒钟,就不见了他的身影。我走近玻璃屋,大门左侧的墙上,挂着一块牌子,上有“五环”标志,还有几行英文字,足以确定,这儿即奥委会总部。我转过身,回
同师前进,不觉的红日沉西,天光渐晚,但见:淡云撩乱,山月昏蒙
到门前的大道上,路边草坪上立着一座女性铜像,比真人高大。外孙女与她“合过影”,是这样描绘的:“她头发中分,脑后盘着一个髻,长裙及地,外加短袖开衫。她左手张开,手托一只洁白的和平鸽,右手手心向上,大拇指与食指扣成环,成“OK”手势。她神情壮重、肃穆,目光注视着前方。”我不识英文,不知她是谁,但可以肯定,定是与奥委会关系密切的重要人物。玻璃屋左边,还有一座建筑,那是三层楼房,大概也是奥委会的房子,屋前三根旗杆,旗帜没有张开,看不清是怎样的标志。
  从楼房左侧向后走,听到澎湃的水声,抬头看,几十米外是一望无际的湖水。我走到湖边,汹涌的怒涛直扑岸边。这时候,风似乎更大了,雨也似乎更猛了,打雨伞都很困难。我躲到岸边一座低矮的房子檐下,远远望着没有尽头的湖水,想起见过的太湖。可我见过的太湖,没有惊涛骇浪(可能也有,只是我没见到),今天这湖,似乎并不“友好”,迎接我的是一副怒容。我不知道她的名字,也不知道她的大小,比起来,也许她比太湖更大吧?
  我感到了寒意,不敢久呆,便匆匆返回旅馆,告诉女儿她们我的发现。旅馆供应免费早餐,是牛奶面包,还有牛肉等,比较丰富,是我们这几天难得的美餐,两个孩子边吃边欢呼。吃完早饭,我带他们来到奥委会总部,拍照留念,又转到湖边,领略湖水奔腾磅礴的气势。突然,两个孩子欢呼起来,仿佛发现了新大陆。原来,在奥委会总部的后面
温氏股份止跌上涨信号已出现,未来半年大肉股。
,也就是湖的岸边,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草坪,草坪上建有孩子玩耍的设施,如秋千、滑梯、翘翘板,却与国内见到不尽相同,还有几件器械从没见过。两个孩子踩着雨水,欢呼着,奔跑着,戏耍着。虽然雨水淋湿了衣服,鞋袜也湿了,劝了好久,他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  我们回到旅馆,整理好行李,乘25路车转火车,回到洛桑车站,我们要去“依云”小镇。在车站寄存好行李,却不知如何去码头。正犹豫间,一个年轻小伙走到我们面前,与女儿“交流”,告诉我们如何去码头。说完还不放心,又带我们到乘车处,找到一个去码头的老奶奶,拜托她带我们去,这才离开。自进入瑞士,我们时时感受到瑞士人的热情,处处得到瑞士人的帮助,这个小伙,算是瑞士人热情好客的一个代表。在老
政策驱动,充电桩万亿市场空间巨大
奶奶的带领下,我们顺利来到码头,乘船去依云小镇。
  船行水上,清风徐来。虽然是阴雨天气,可我们却心情愉悦,这既是因为瑞士人的热情,也是因为瑞士山水的秀美。游船航行在山水之间,水面很阔,比长江还阔,是名副其实的湖,湖的两岸是青青的山,山脚下星罗棋布地散落着一座座红房子——几乎全是木板搭建成的。青山、绿水、红屋,组成一幅幅和谐而美妙的画面。也许是青山的缘故——水来自青山,又在青山映照下,这儿的水特别的清,让人想起柳宗元的《小石潭记》:“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。日光下彻,影布石上,佁然不动;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。似与游者相乐。”这儿的水又特别的绿,让人想起朱自清的《绿》:“她松松的皱缬着,像少妇拖着的裙幅;她轻轻的摆弄着,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;她滑滑的明亮着,像涂了“明油”一般,有鸡蛋清那样软,那样嫩,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;她又不杂些儿法滓,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,只清清的一色--但你却看不透她!”。游船一会儿停靠在湖的这边,一会儿又停靠在湖的那边,它仿佛是湖上的公交车,接送着湖边的居民或游人。坐在这样的“公交”车上,观赏着湖光山色,该是怎样的愉悦、怎样的享受呢?
  每当游船靠岸,迎接游客的不只是热情的瑞士人,还有热情好客的天鹅。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天鹅,瑞士好像是天鹅的故乡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行,我们来到依云小镇。小镇的码头上,水上、岸上,都是天鹅。她们或踱着方步,或高昂着头颅,悠闲、文雅、高贵地迎接着来客。我们离船登岸,沿着岸边漫步,天鹅时时陪伴着我们。很奇怪,来到依云,你的脚步似乎不由自主地改变了,急促变成缓慢,粗重变成轻柔,好像一个声音在说:慢些、再慢些,轻些、再轻些。
  依云小镇,依山而建,由低而高。这儿与其它地方相同的是,大多也是红色的屋面;这儿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,多了些高高的楼房——说“高”,也不过三五层,比起其它地方一二层的房子,还是高些。镇上的路四通八达,穿街过巷,你想到哪儿去,都很方便。有的地方可行汽车,有的地方却只宜步行。我们沿着小路穿行,向高处走去。也许是阴雨的缘故,这世界闻名的小镇,街上的行人却很
龙头还是龙哥的最爱
稀少,既没拥挤的游人,也少见当地人。让这小镇闻名天下的,据说是这儿的水。依云的水早已走出国门,行销天下。国内的瓶装水,依云的水卖得最贵,可见它的地位。女儿安排游依云,也是奔着她的“水”来的。听说,依云小镇上,有一处喷泉,任由游人“品尝”,罐装。来依云的游船上,我们见到有人带着很大的瓶罐,就是来装依云水的。这喷泉在哪儿呢?经当地人指点,我们终于找到了。那是一处高坡,建有一座建筑,建筑留有廊檐,廊檐下建一水池,所谓的“喷泉”,即经兽嘴——不会是龙嘴吧——而出的水流,仿佛自来水,只是没有笼头控制,永远不停地流出。我们到时,有几个人正在罐水,或直接用自己的嘴去接水。等了一会儿,轮到我们了。我们带了两只矿泉水瓶,很快装满,就站在旁边喝起来。我喝进嘴里,咂咂,像品尝好酒一样,口感果然清爽、似乎还有一丝丝甘甜,至于其它的好处,实在说不出,若是让我花几十乃至上百元买它一瓶,老实说,舍不得。喝完瓶子里的水,我们又装满了,才离开“喷泉”。
  我们回到码头,告别了美丽的依云小镇,告别了优雅的天鹅,乘游船回到洛桑车站。
  下午,我们乘201大巴去蒙特勒的西庸古堡。这古堡,依山傍水,左侧是陡峭的山崖
盘地只疑为锦被,飞空错认作虹霓
,右侧是清彻的湖水。据说它建于罗马时代,1160年已有文字记载,真的很古老了。它建在日内瓦湖畔,本为军事要塞,后成为一座监狱。英国诗人拜伦写过一首诗,题为《锡雍的囚徒》,赞颂某修道院院长波尼伐:“莱蒙湖紧挨着锡雍的墙,在墙下百丈深的深渊中,湖水的潜流汇合奔腾,从锡雍雪白的城垛上,滔天的波浪把城围起。……”这首诗使得古堡名声大振。
  大巴行驶在山路上,左侧是壁陡的山崖,右侧是清彻的湖水。很佩服大巴司机的本领,平稳顺畅地送我们到达目的地。昨天进入瑞士地界,看到的尽是丘陵,还以为瑞士没有高山,其实不然。去古堡,一路尽是高山。然而,虽然山高路险,交通却通畅无阻。从车窗望去,从低到高,汽车路、火车路横穿在山腰不同的高度,大概有四五条。因为是阴雨天气,山间烟雾弥漫,眼望青山,一列火车突然从山里穿出,一会儿又不见了;一辆汽车行驶在深山丛林中,突然钻进山里。有时,同一座山,在不同高度的山腰,同时行驶着好几辆汽车或火车,这该是一种奇特的景观吧。
  如今,古堡与岸边,已有桥梁接通。我们走进古堡,果然是年代久远。然而说实话,我不是很感兴趣。一座关押囚犯的古堡,其意义有限。我们带着孩子,若是看到折磨囚犯的刑具,似乎也不妥当。至于当年的故事,似乎也是权贵者们的游戏。于是,我们匆匆走过几间灰暗的屋子,也没走遍,就出来了。回到车站,又乘201大巴返回,还是沿路的青山绿水更加让人赏心悦目。
  我们再次回到洛桑车站,取出寄存的行李,乘火车去因特拉肯(东),住进预先订好的旅馆。我们的住处只一间房,一张高低床,一张沙发床,也是公用浴室。大概因为早晨的冰牛奶喝多了,我感冒了,发热怕寒,没吃晚饭就睡下了。
      外盘跳水?光伏板块崛起。少时,医官出来,众问何疾。攸攸冷气逼人寒,条条杀雾空中现。你须快去快来。发挥象罔,踏碎涅槃。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3-1 17:30 |显示全部帖子
求解。。

博罗网 http://www.xrzszy.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: Robinluoshuji%yahoo.com (请将邮件地址中的"%"换成"@")

业务合作、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,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,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