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博罗网 博罗论坛 精彩网文 长篇之五十五:那晚谈判过后,我与她们的距离就只差四块 ...
查看: 176|回复: 1
go

长篇之五十五:那晚谈判过后,我与她们的距离就只差四块五_那晚她们的我与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3-20 18:31 |显示全部帖子

  晚上的罗宇佳貌似比白天还要好看。后面过了一段时间我把这句话说给彭城他们听,他们还是不大相信,班里公认的第一美女,家境优越,气质不俗,成绩也不差,秀芹老师和其他各位老师,特别是那些男老师眼中的宠儿,会在大晚上的跟我这个“乡巴佬”来一次近距离的非亲密接触?特别是杨易,我们知道他一直暗恋罗宇佳,奈何地位悬殊,人家压根都不上眼看他,何况还有班里其他男生乃至其他班级的其他男生暗自卯劲下手,也只能落一个时下热播TVB电视剧《西游记》里猪八戒的那句台词——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  理解他们,换做是我,我也不信哪。不过我的反应没有他们那么强烈,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,癞蛤蟆如果注定吃不到天鹅肉,就干脆一开始别去瞎琢磨,徒增烦恼。更要紧的是,如果我把那晚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,他们一定或大跌眼镜,甚至大
老魔喘息了,叫声:“孙行者,你不出来?”行者道:“早哩!正好不出来哩!”老魔道:“你怎么不出?”行者道:“你这妖精,甚不通变
失所望。罗宇佳是不错,但跟我儿时的李晓玲相比,先入为主还是不一样,心里已经有人了,再装一个进去,一是容易挤得慌,二来风格不同容易打架。晓玲是小家碧玉那种,文化水平不高,但胜在一个活泼可爱真性情,一颦一笑没什么顾忌,稍不留意就一拳给你捶过来,疼在身上喜在心上。罗宇佳虽没什么接触,就平时在班上情况看来,明显是大家闺秀那种,温婉贤淑,加上又长发飘飘,凹凸有致,活生生一个刘德华的梦中情人就在眼前,像我这样除了一张小白脸,其他要啥没啥的,那就只可远观而不能亵玩了。
  还好老天眷顾,没有让我高中三年一直远观下去。晚上放学后我没有例行急着冲出校门去坐公交,小型中巴就那么十来二十个座位,不跑到前面根本不会有位置,我又要从始发站几乎坐到终点站,自然坐着要比站着舒服。天伦跟我偶尔会在车上遇到,如果晚上一起走路我们就提前约一下。至于那辆靠父母逼着读理科换来的自行车,骑了不到两个月就不想再碰了,县城有段上坡,我家又不在马边路,骑来搬去怎么都是个累,周末想起来就骑出去兜个风,平时都搁一边让它自己生锈玩。
  党校门口还是小等了一回,我才老远看到罗宇佳过来,身边还有一个人,分明是不放心我,那是她在班上最好的闺蜜,段紫灵,一听姓氏,就知道不是咱本地的。老家云南那边,老爸在我们这边当兵,就地复员转业进了县水泥厂,然后又娶妻生子,直到官至一厂之长。老爸出身大理段氏,喜欢读金庸的小说,分别从袁紫衣和岳灵珊当中各取一个字,给女儿命名。要不说有文化就是不一样,名字都是有来头的。当然我这个小宝,跟《鹿鼎记》里的韦小宝不是个层面的意思,说白了,跟北方叫的狗剩、二蛋差不多。
  罗宇佳让段紫灵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等她,可能还有点通风放哨的意思。我反正没做什么亏心事,不惧怕,挺直胸膛准备接受她的询问。果然她开门见山,都懒得跟我这种人寒暄几句,直接上来就问,曾小宝,白天你都看到什么了?我据实回答,就看到你跟一个男人在里
打板太难了,低吸他不香吗?返回老本行低吸,持有时间延长
面说话,时间很短,你看到我的时候,我也是刚看到你,你们有没有做其他事情,我真没看到。罗宇佳有点恼羞成怒,你说什么呀,哪里还有其他事情,我们就是在里面说话而已,你不知道不要乱说。我见她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,心里就更不怕她,莫名还顶上来一股子气势,我只是看你们的表情怪怪的,你看着有点着急,他看着又有点委屈,跟电视上那些男男女女演的差不多。罗宇佳知道自己越解释越说不清,干脆抛出底牌,我就问你,你看到的事情,跟你后面那几个损友说了没有?我说,那暂时没有,不过应该只是没来得及,你都知道,我们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。罗宇佳似乎放宽点心,那就好,你不能跟他们说,要不然我怕说不清楚。我多少心里明白一点什么了,不过她越是约束我,我心里越不舒服。其实也没多大个事,就是别人知道了,说是自家亲戚堂哥表哥啥的就糊弄过去了,罗宇佳非整这一出,只能说明心里有鬼,而且还不小。
  见我略有迟疑没说话,她居然打起来感情牌。小宝同学,虽然我们平时接触不多,我看你跟杨易他们还是不一样,你成绩有基础,如果静下心来好好学习,也是有机会考上大学的,
物外长年客,山中永寿童
你不要在跟他们整天一起鬼混了,好不好?我不得不承认,罗宇佳这番有意图的话,当时居然说到我心坎里面去了。同样的话语,从秀芹老师嘴里说出来,跟她说出来,完全是天上地下的效果。再加上对她印象不错,虽然出身高贵,在学校还有老师罩着,也没什么大小姐架子,还算平易近人,这点旁边那个段小姐都比不上。她把我的痛点找到并一下击中之后,我不得不忍心不答应,但面上还是要装着毫不在意,两码事,好吧,我不会跟他们说。不过以后班里其他同学知道,你可别怪是我说的。罗宇佳终于长舒一口气,这你放心,这事除了你,就只有紫灵知道。你不会说,她自然更不会说。
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更想证实一下我的猜测,鼓起勇气问她,罗宇佳,你跟那个男人之间到底啥关系嘛?我人没看清楚,但感觉应该挺帅的。罗宇佳迟疑了,她肯定在想,刚才她那些话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欲盖弥彰。好吧,我也不怕再告诉你,他是我爸爸的下属
风格开始切换,从此散户没得玩了吗?
,大学毕业工作没多久,我喜欢他,行了吧。果然如此,我继续满足我的好奇心,那你俩怎么会在党校里面见面,大白天的……。罗宇佳立马有些傲娇,人家名牌大学毕业,现在是我爸单位里的红人,我爸派他去里面学习的,以后才更有前途,说来你也不懂。我说,不是那意思,我的意思是,你俩哪里见面不行,非要去党校那种地方,而且离学校又这么近。这下应该是说到她的痛处了,只见她抿着嘴唇,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,他要是愿意见我,我哪里犯得上追到党校去嘛!啊!说了半天,原来八字只有一撇啊。难怪了,你们白天的表情就对上了。
  她又有些气急败坏,曾小宝,你什么意思啊,幸灾乐祸是吧
”宝钗道:“到底分个次序
?你信不信我有一万种方法来整你?我这人擅长见风使舵,赶紧示弱,没有,真没有,只是替你惋惜,像你这么优秀的女生,他居然看不上,眼睛怎么长的?不许你那么说他,你还越来越来劲了哈。行了,总之你要给我保密,今天我们的说话,你要是泄露出去半个字,我保证你没好果子吃。我没敢再激将她,抬着头斜着眼表示无声的抗议和愤怒。
  罗宇佳到底还是不放心我的人品,那晚走之前扔下一句话,我想好了,我会有办法让你少跟你那几个损友鬼混,这也是为我自己着想,保不齐哪天你就说漏了嘴巴当了叛徒。我着实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跟魄力,自然要问她,你干嘛,想怎么样?她露出一丝诡异地笑意,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兀自拉着段紫灵就消失在夜色之中,像他们这样有钱人家的女生,都不用跟我们挤公交车,旁边一溜儿的面的跟出租,公交五毛,面的一块,出租五块,原来我跟她们的距离最多就相差四块五毛钱。
      巅峰岭上,采药人寻思怕走:削壁崖前,打柴夫寸步难行。又出事了!明天怎么玩?。”林黛玉冷笑道:“你既这样说,你特叫一班戏来,拣我爱的唱给我看。这会子犯不上み着人借光儿问我。口罩,独角兽概念,金融科技。偷偷的。。。。今日唯一出票,已经封死涨停板,实力见证,股海捉妖。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3-20 18:31 |显示全部帖子
希望大家多关注一下,最底层的声音

博罗网 http://www.xrzszy.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: Robinluoshuji%yahoo.com (请将邮件地址中的"%"换成"@")

业务合作、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,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,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。